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
我留你不走,你走我不留

我留你不走,你走我



字数:2737

先简单介绍下自己吧:济南人,28岁,理工科硕士。几年来虽然断断续续一
直在这个圈子边缘进进出出,但应该算不上很深度的s,因为我始终认为太过痴迷一件事物会适得其反,凡事有节有度,时而清醒时而醉呵呵。我喜欢的方式也只是性虐、捆绑、羞辱、调教(拼音首写哈哈)、情景模拟等等,口味过重的脏的血腥的一概不喜欢。

也曾年少轻狂,也曾幻想在历史中留下自己的印记。最终却明白你我不过是这世间的沧海一粟,多么微不足道,随波沉浮。世间不会因为有你我而改变什么,也不会因为没有你我而缺少什么。即便此生再波澜壮阔,多少年后,是否还会有人记得你记得我,记得我们曾经的刻骨铭心。一切随风而逝,我们不过是这世间的过客。

先简单介绍下我的这个m,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(炮友关系,学校就不说了),
也是我接触的第一个m.她是东北人,但也是我接触过的所有女孩中身体最好的。164左右,皮肤非常白嫩!最重要的是上面几乎有d,不仅仅是大,而且两边对
称,形态完美,中心那一点还是粉色的!~腰部没有一点赘肉,后面还很翘!所以我最喜欢从后面进入,或者是看她爬 虽然已有好久没见她了,但至今还很留恋呵呵。所以至今我对东北女孩都很欣赏,因为我同学也跟我说过,东北女孩皮肤都很好!他说的是长春的呵呵。不知道大家有这经验吗。

最初的1次相信应该跟大多数朋友一样,朦朦胧胧的我并不太懂,但这个同
学也许是真的有自n倾向吧。在做过几次爱之后,她忽然在一次做爱中要求我说些难听的话。我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,在平时连口头语都是没有的。忽然她要我这样,我很为难,但为了满足她只好说了几句自认为是难听的话。但她却说再难听点,并给我举了几个例子(贱货,母狗,婊子等等)。当时我震惊了,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她呢。但她说了句至今我记得很清的话"做爱时骂人不算骂".于是我在她的建议基础上适当做了些补充,然后她高潮了,很high的样子

自此之后的几次做爱,她都要求如此,甚至是变本加厉,比如要我扯她头发或者捆住她的手等等。我也渐渐习惯她的变态要求 慢慢的在平时接触中她对我的态度跟感觉也在慢慢变化,似乎越来越喜欢听我的话,偶尔有时我对她态度不好,她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并且在做爱方面越来越放肆,例如常常在教室要求为我口交,

虽然她越来越大胆,但我们也只是停留在做爱捆手这样的地步。在此期间,在网络上我也知道了s&m,并且看过这方面的文章和视频(现在的大学生多多少少都会接触些成人影片或文章吧) 然而我们一直没有突破,因为在内心里我还是不忍这样对她的,虽然我明白她或许很期待。直到有一天

那天院里篮球赛结束(我是我们系篮球队的,虽然我不算高只有177),赛
场上的挥洒汗水但最后还是输掉了比赛,而且直接被淘汰掉了。晚上队友们一起吃饭喝酒,借酒消愁愁更愁,正好她来找我,喝的有点多了的我在她搀扶下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小旅馆。我们学校在市郊区,学校附近都是村民自己建的房子用来出租当作小旅馆,专给来开房的学校小情侣们。出租小旅馆对大学周围的村民们来说,是一个很赚钱的事情,基本家家户户有条件都会弄几个房子来出租呵呵。
输球的我很郁闷,心情不好,再加上有些酒醉了。她一个劲的安慰我,然后又是帮我揉肩又是揉腿的。我没事找事的埋怨她,她没有一点反对,只是继续帮我按摩或是轻声应和认错。有时人的心理真是很奇妙的,她越是这样我却越是烦躁她 鄙视她 认为她下贱

迷迷糊糊中我忽然想不如s&m她算了,反正她那么下贱 那么喜欢被
于是我推开她的手把她推倒在床上,粗暴的把她扒了个精光(第二天才知道,
因为太大力她的底裤被撕烂了),抽掉她的腰带捆住她的双手,她并没有反抗,只是轻声呻吟着 然后我走出房间

我住的那户村民院里墙上挂有一条2米来长的铁链,直径大约2厘米左右,
上面锈迹斑斑,可能是拴看家狗用的,然后角落里有几个喝完的啤酒瓶 我进来时就看到了那时已快11点了,看到院里没人,我摘下铁链,捡起一个比较干净的酒瓶在水管那里涮洗了一下,然后回到了屋里

她看到进屋的我手里的东西,满脸的不解 迷惑 甚至是有点害怕
我径直走到床边,嘴里骂着母狗诸如此类的话,开始用铁链拴住她的脖子并缠绕她的身体 她没有反抗 只是轻微的抖动着 她彼时的表情真的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有恐惧,有害怕,但似乎又有期待,有刺激所引发的激动 原谅我这个理科生语言的匮乏吧。

我将铁链拴住她的脖子,那时候龟甲什么的都还不会,只是胡乱在她胸部和腰部绕了几圈缠住。随着缠绕的动作,铁链叮叮零零的作响,她低声地呻吟着却没有说话,只是任我摆弄。缠好后因为铁链自身的重量容易下坠脱落,我脚踩住她的背又使劲勒了勒,她"啊"的一声叫了出来,我没有理她。

因为是第一次捆绑而且是用铁链,笨手笨脚的捆好后再加上酒醉竟然有一点累。我气喘吁吁坐到床边,看着她,生锈的铁链从她的脖子到腰部被胡乱缠绕着

她见我坐在床边不动,挣扎着站起来跪倒我的身边,凑过头来像往常一样想要给我kj.我骂道:滚开 一个耳光抽在她的脸上,因为比较用力她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红印。她惊恐地看着我,眼里浸满了泪水。却仍然没有说话

我一脚将她压倒在地上,将她手上的皮带松开,然后让她爬到墙对面用头碰到墙后爬回来。她很听话的爬了过去,我用皮带不断抽着她的屁股,辱骂着她,嫌弃她爬的太慢或屁股不够撅 爬回来后我又抽她耳光或胸部让她来回往复的爬来爬去

如此往来不知道多少趟后,她低声说:操我吧 我装作没有听到,让她大声说,她大声并不断重复着:求你了,操我吧 我用手摸去 早已一片汪洋 我冷笑着的戏n她,她低下了羞红的脸

我问她叫我什么,她轻声说着我的名字,一记耳光 再说 她大声说着哥哥 老公 两记耳光,,,我说不对!叫主人!

她呢喃着不肯说 皮带疯狂的抽到她的屁股上 她大声喊出了:主人,求你操我吧!

我一脚将她踹到,说:你配吗?

我拿来院子里捡来的啤酒瓶,让她继续如母狗般爬在地上,揣起瓶身 犹豫 撕开一只套套 套在了瓶嘴之上 然后将瓶嘴 插 她的泉眼

十分给力的用手插着瓶子

她叫着 身体如蟒蛇般剧烈扭动 身上的铁链零零作响

我继续羞辱辱骂着她 讽刺挖苦着她

她身体用力配合着我的动作,嘴里时而浪叫,时而说着脏话

未几,火山爆发,她high了

然后像摊烂泥般趴在了地上

我嘴里继续不停的羞辱她 扯着她身上的铁链跟头发将她拖到了床上
在床上把她摆好 如同挽着野马的缰绳般揪住她的头发

从后面进入 任意驰骋 肆意纵送

如此多番,抽出

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送到我的胯下 一射入注

事毕,精疲力竭的我倒在床上便昏昏睡去第二天醒来,已是上午九点她若有所思的坐在床上看着电视

身上的铁链已解开

看着昨晚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

我忽然不知该如何面对她,重复着对她说着对不起。

她说:只要你不介意,我就不介意。

从此她是我的奴,我是她的主。


【完】


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