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
【淫落公主】【完】

(一)监狱的狂欢

  主角的原型取自向正义的H漫把原先的贴文修改了一下,改成系列式的一个个故事,估计这样H戏会好写点,也不至于疯狂的写剧情而收不住笔了。

  幽暗的地牢深处。唯一的入口被一扇厚实的铁门紧紧锁住,坑洼不平的通道从这里延伸到黑暗的尽头。粗糙的铁制栅栏生满黄锈,把通道两旁围成了几间宽大的囚室。

  这里是阿特拉斯首都拜伦的重狱最底层,罪大恶极的犯人被抓住后,一般都送来暂时关押在这里等待处决,因此地牢的防范非常森严,密密麻麻的禁制一重接一重。到了最底层的犯人们,一般都会绝望的放弃了越狱的想法,所以铁门和栅栏敷衍的意义远大于实际效果。

  此时地牢的犯人并不多,其他的囚室都是空荡荡的,只有最后一间囚室里关押着十余个人。

  监狱对于死囚显然不会有什么较好的待遇,仅仅勉强保持他们在处决前不会死掉而已。室内连干草也没有铺上,冰冷的地面满是干固的粪便和尿液的痕迹。

  衣襟褴褛的囚犯们或躺或坐,呆滞的眼神麻木的望着毫无表情的对方。随着粗重的呼吸声,浑臭污浊的空气带着股霉味在体内进出,慢慢扩散到压抑的囚室里。

  咣当一声,沉重的铁门被缓缓打开,明亮的光线照进了地牢。脚步声响起在通道里,一个苗条的身影手执火把走了过来。借着亮光看去,进来的居然是一个容颜绝美的少女。上身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低胸紧身短裙,修长挺直的双腿套着黑色的高根长靴;身躯完美的曲线动人的起伏,骄傲高耸的双峰随着脚步一颤一颤。少女走到栅栏面前,打量着这群待死的囚徒;手中的火把旺盛的燃烧着,照亮了他们诧异的面容。

  【看起来还不错。】少女轻声的自言自语,随手将火把插在壁上,拿出钥匙打开栅栏的门,走进了囚室。这举动顿时让犯人们纷纷站了起来,惊讶的望着少女,窃窃私语声响了起来。

  【看,是个小妞!】

  【怎么监狱里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娘们?】

  【鬼知道  】

  【你们这群肮脏的死囚都给我听好了!站在你们面前的是王国的三公主芙萝雅!】少女单手插腰,闪亮的双眼散发着凌厉的威势。看着囚犯们露出畏惧的目光,少女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话锋一转,语声变得轻柔起来,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:

  【听说,你们都是在德拉迪恩被抓获的强盗,身手好象都不错的样子。怎么样,有没有人愿意出来陪本公主玩玩?如果打赢了我,你们可能有机会活着从这里出去哦。】【这  这是在开玩笑吗?】

  【太扯了,怎么会有这种事  】

  犯人们呆呆的瞪着眼前的公主,一边小声的交头接耳,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真的。但看着芙萝雅的神色又不象是在开玩笑,一些人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了:身为随时可能被处决的囚犯,缩头也难免一死;公主殿下似乎有着奇怪的爱好,如果真能上前打赢了她,至少还多了那么点渺茫的希望。

  怀着这样的想法,一个块头高大远胜其余人的壮汉走了出来,站到芙萝雅面前摆出了架势。看了看自己坛钵般大的拳头,相比之下,娇弱的芙萝雅仿佛风轻轻一吹就要倒了,更不用说自己的拳头砸在她身上会是什么样子。咽了口吐沫,那壮汉犹豫着问道:【公主殿下  您说的是真的吗?】【罗嗦!敢怀疑本公主的话,你到底上不上?】芙萝雅脸色一冷,弯月般的眉毛竖了起来。

  被芙萝雅一激,那壮汉咬了咬牙,跨上一步,挥拳对着她直击了过去。生怕真把公主给打伤了,半路上还兀自收回了一半的力量。饶是如此,壮汉手上的力气仍然不小,拳头夹带着风声,转眼就打到芙萝雅面前。

  芙萝雅轻轻一笑,左腿突然毫无征兆的抬起,快如闪电的在那壮汉小腿上踢了一脚,身体微微一侧,只听啊的一声惨叫,壮汉一个踉跄往前一扑,顿时趴在了地上,捂着腿哀号了起来。

  【真没用!】轻蔑的看了地下的壮汉一眼,芙萝雅抬起头环视着惊疑不定的众人,伸出手指轻轻勾了勾,【你们就只有这种地步吗?还是一起上好了!】这群囚犯都是打家劫舍已久的强盗,杀人放火是吃饭的本事,虽然水平不高,一点眼光总还是有的。芙萝雅动作敏捷,那一脚又快又准,狠狠的踢在了壮汉的脚踝关节处,显然在格斗术方面接受过指导,心里顿时颠覆了她那弱不禁风的形象;眼看那壮汉被踢得这么惨,不由得起了同仇敌忾之心。几人互相望了望,一声呼哨,同时向芙萝雅扑了过去。

  芙萝雅神色一凝,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,身影飞快的晃动起来,象条滑溜的鱼一般在拥上来的囚犯中灵活的穿插进退。纤细的手指捏成拳头在空中飞舞,双腿也不时无影无踪的踢了出来,每一下都狠狠的打中囚犯们身体的要害。

  只听惨呼声纷纷响起,囚犯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;不一会,最后一个被芙萝雅飞起一脚踢中胸腹之间处,那人扑通一声猛的跪下,脸色惨白,随即低着头拼命的呕吐起来。仅仅半分钟的时间,整个囚室再无一个站着的犯人。

  傲然立在室内环顾着四周,芙萝雅微微冷哼着摇了摇头:【还真是一群没用的垃圾废物呢,一个个都白长了这么大的块头和力气,这样打一点刺激都没有,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。】囚犯们挣扎着站